廣西大和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  咨詢熱線:18934750670
 
新聞資訊>>大和帶您游越南之中越微妙關系

 

兵書《軍志》有:“失地之利,士卒迷惑,三軍困敗。饑飽勞逸,地理為寶”。

軍事地理是與地緣政治、人文生態和軍事活動有關的地理事實、現象和知識的統稱。整塊實心花崗巖雕鑿而成的中國界碑,形形色色的人們,地理與歷史,憂患與感傷,民族與生活都是我們在邊界線上和邊境內的行走中風景。

越南一直在學習中國的改革開放模式。越南諒山市街頭,軍綠色的吉普和騎小摩托的市民,這里街頭的場景和中國80年代的街景很相似。

 

在歷史和地理雙重作用下,越南始終無法擺脫強鄰在側的恐懼感,這也造就了越南人的憂患意識,以及身懷戒備的民族心理習慣:越南人的對華心態很糾結,既渴望與中國親近,卻又要時刻提防著喪失自我。
  民間流傳,曾經的炮火十年中,這棵木棉一直不肯開花。1992年,中越關系實現正?;?,一朵朵碗口大小的木棉花,迎著陽春自樹頂端向下蔓延。
  “中越都是社會主義國家,不相信迷信傳說,這棵木棉樹確實很神奇,有時是兄弟,有時又代表著鮮血與戰爭?!?013年6月的一天,越南商人阮俊青欣賞著掠過車窗的一棵棵木棉。
  這些年,從“九丙”(搬運工)起家的阮俊青無數次穿越邊境線,都會盡量繞開法卡山,他覺得“那里炸死了那么多越南人和中國人,心里真的很害怕”。
  如今,戰壕已被雨水抹平,只有雜草和灌木叢稀稀疏疏,半山腰的幾株木棉樹也格外矮小,毫無帶地區植被旺盛的生命力。
  “土地被戰火燒過,最初的十幾年里是寸草不生。2007年的春天,才長出綠油油的小草?!幣幻排5腦僥俠先慫?,越南一側的山上至今依舊地雷密布,村寨里每年都會有人被炸斷腿,鄉民只敢在山腳下劃定的安全區內割草、放牛。

 

在邊境線的中國一側,一年到頭都會有老兵或家屬前來祭拜。在當年3號陣地的北坡上,臨時清理出一塊巴掌大的平地,一個茅臺酒瓶平整地擺放在巖石上,不遠處端坐著一座小香爐,灰燼隨風飄起。

“很多老兵都老得走不動路了,我們會幫忙把老首長攙上山?!敝辭詰納詒?,酒瓶和香爐是七八位老戰士幾天前留下的,有位來自山東棗莊的老兵趴在草地上,以頭磕地,慟哭不起。
  戰史記載,1981年5月5日凌晨,解放軍發起“拔點”之戰,以150多名中國軍人犧牲的代價收復法卡山。此后,整座法卡山便控制在中國軍隊手中,直到中越兩國完成陸地劃界。
  2006年春天,中越兩國的邊民發現,很多地方悄悄豎起了“界碑”。新華社在稍后報道中證實,中越邊境線上總共立起1971塊界碑,中方為單號界碑,雙號界碑則屬越南。
  這些花崗巖做成的界碑是國家的顏面。中國界碑都由整塊實心花崗巖雕鑿而成,表面還封涂著一層蠟,據說至少可以經得起一百年的風吹雨打。相比之下,越方的界碑大多是空心,制作也略顯粗糙。
  越南一側,承擔法卡山邊防任務的是“青羅公安屯”,他們經常背著探雷設備,翻山越嶺,沿著固定的小路巡邏,認真地查看每一塊界碑是否完好無損。
  “反正山上不能種莊稼,有(地)雷,也不能放牛?;??我舉雙手贊成?!憊鬮髕鞠槭鋅ǚ锎宕迕衤硐淄級越綾睦斫夂芷鈾亓焦ê帽囈縵?,就不會再打仗,作為邊民也不在乎誰占得多少。
  1987年秋天,馬獻圖在上山放牛時,觸發戰爭時埋下的地雷,失去左腿,而事故地點不遠處已劃歸越南。
  外界對于中越陸上劃界的情況知之甚少。根據現行地圖管理規則,比例尺為100萬以下的邊境地形圖,以及新締結的劃界詳圖很少會對外公開。2004年3月11日的外交部記者會上,新聞發言人劉建超透露只言片語,“中越在1999年簽訂的《中越陸地邊界條約》規定了中越之間的邊界走向,并已經生效?!?/span>
  在邊境沖突中,法卡山當年被劃分為5處高地,也就是5座山頭。網絡上曾一度流傳說,“法卡山全部劃歸了越南”。據初步了解,法卡山南部的4號、5號高地歸屬越南,1號和2號高地以及中部3號高地大概四分之一的面積仍屬中國。

從廣西憑祥市通往越南河內的鐵路,越南的窄軌和中國的軌道共用一根鐵軌,所以形成了三根鐵軌的獨特風景。

“人多,山多,地少,窮?!狽肷形淳臀?,阮俊青在筆記本上寫下幾個越南詞匯,簡潔地描述他的家鄉。
  每當看見南友高速(南寧至友誼關)公路兩側的木棉樹,阮俊青說,他的腦海里都會浮現一句荒唐的政治口號,“木棉花開的地方盡是越南的領土”。
  思想的錯覺多次將這片土地導入戰爭的漩渦。三十多年前,這句政治口號曾惹起過一場規模不小的邊境沖突。越南當局曾深受盛極一時的“陸心說”鼓噪,認為要確保越南的安全,就要盡可能地向北拓寬防火線,就要占領廣西南部山區的制高點。
  1981年5月中旬,越南人民軍337師向法卡山發動進攻。阮俊青正是該師的一名炮兵。越北山區不適合汽車行駛,阮俊青被臨時抽調協助民兵,肩扛車拉,為前線運送蘇制炮彈。他在幾公里外看到,一枚枚炮彈在法卡山上掀起火海巨浪,很多越南步兵和民兵沖過去,就再也沒有回來。
  “吃大米,吃白面,中國教官手把手教挖戰壕、修工事?!比羈∏嘀兩窕襯鈐詮鵒致驕富友г貉暗畝淘菔憊?。
  上世紀60年代起,中國部分軍校負責為越南培訓軍事人才,這是援助社會主義陣營越南的重大項目之一。1974年冬天,阮俊青和幾十名越南軍官陸續進入桂林陸軍指揮學院,主要內容是學習“地道戰”和志愿軍在朝鮮戰場上構筑工事的本領,大多是“以弱勝強”的經典戰例。中越反目時,這種熱情交流,也導致越南對中國軍隊的打法和工事了如指掌。
  幾個月后,尚未完成學業的阮俊青就隨整個學員隊提前回國,中越“同志加兄弟”的關系開始出現裂痕。越南剛把“美帝國主義者”趕回了老家,舉國沉浸在革命勝利的陽光里。然而,依舊難逃“棋子”的命運,意識形態的黑洞正吞噬著這個木棉之國。中蘇對抗的僵局中,越南選擇了后者。
  冷戰時期,國家間關系的變化就像帶地區的天氣,反復無常。韋文晉記得,當時諒山郊外有座大型的集體養豬場,在“同志加兄弟”的歲月,養豬場附近的大喇叭還在歌頌著,“山連山,水連水,共臨東海,中越友誼像朝陽?!?/span>
  后來,上空還飄著國旗,豬圈的柵欄上貼滿了革命宣傳語,一棵高大木棉樹椏上的大喇叭,反復播送的是:“同美帝國主義一樣,修正主義的中國也是越南人最邪惡的敵人”。
  “領袖(胡志明)說過,中國是越南革命最可靠的后方、最可信賴的戰友,現在怎么變了?”1979年春節過后,韋文晉和他的同學困惑未解。
  一代人不可避免地陷入思想的狂亂之中,他被越南當局征召入伍,同很多人一道端起槍去占領所有“木棉花開的地方”。
  韋文晉現在是諒山省工貿廳的一名官員,他祖籍在中國,受惠于華人節衣縮食也要培養孩子讀書的傳統,韋文晉念過大學。更幸運的是,他沒有趕上上世紀70年代的越南“排華”。
  韋文晉和阮俊青算是同齡人,都已是主導一國財富和權力的“六零后”。阮俊青是地道的越南農族人,從“九丙”起家,冒著觸雷和被越南邊防兵開槍打死的風險,跨越邊境線肩挑背扛運送貨物做生意。韋文晉每個月可以拿到相當于人民幣兩千多元的工資,而他的妻子則做起了紅木生意。采訪中,韋文晉重復著一句話,“做生意好,做生意好?!?img class="powerzoomer_class" alt="" src="/admin/kindeditor/attached/image/20180409/20180409105018_2932.jpg" width="718" />

“雖然聽不懂中文,越南兵也會聽得流淚?!比羈∏嗉塹?,中越邊界激烈的流血沖突中,為鼓舞前線士氣,中國戰地廣播里會插進很多戰地歌曲。
  阮俊青說,董文華的《血染的風采》、《望星空》傳來,越軍士兵也會聽得熱淚盈眶。同樣性質的歌曲,還有軍隊歌手李雙江唱的“再見吧,媽媽”,不過,當時他們并不知道這些歌曲的名字和出處。
  直到1990年代中期,阮俊青才在中國邊境口岸浦寨的一家店鋪里,花了3元錢買到董文華的盜版磁帶,其間,還借了臺錄音機聽過幾次。又過了四五年光景,阮俊青手頭變得寬裕,又花了一百多塊錢購置中國卡式錄音機,才真正聽到董文華的歌聲,“和當年戰場上播放的音樂(旋律)確實很相像”。
  網絡還流傳“偷錄”一說,越南軍方當年曾悄悄地錄制下中國戰地歌曲,抹去董文華的原唱,再換上自創的歌詞。盡管偷錄的效果很不理想,在一定程度上也達到了鼓舞越南士氣的目的。
  這段傳聞沒有得到越南人的證實。不過,我們領略過越南影視劇“扒詞”的功夫。在諒山的一家酒店,電視上不斷播放著中國電視劇,大都配有越南字幕。讓人難以忍受的是,整部電視劇只有一個配音演員,無論劇中的男女老幼說話,永遠只有一種聲音,一個腔調。
  邊境線這一側,羅豐裕總喜歡提起革命激情蕩漾的年代里,中國援越的火車總是滿載而去,空車而歸?!盎鴣蹬芟蠔幽詰納羰?,滿吃,滿吃。從河內開回來,就變成了空桶,空桶?!被匾淦鷦降那榫?,他的音調頓時提高。
  羅豐裕家住憑祥市,曾是中越鐵路線上的扳道工。年近九旬,老人記憶依舊清晰,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位于火車站附近的“睦南飯店”,是憑祥最豪華的地方,越南人只要花上兩毛錢就能飽餐一頓,還被允許用竹籃子把米飯免費帶給越南的家人,中國居民則享受不到這種“超國民待遇”。
  “拖拉機手”是六七十年代中越小伙子的夢想。阮俊青說,他年輕時最大的愿望是,駕駛中國制造的拖拉機?!鍍鞠槲氖貳芬倉な嫡庖凰搗?,上世紀60年代末,中國邊境地區的農業依舊處于牛耕時代,中國則向越南援助大批拖拉機。不料,駕駛著中國拖拉機的越南人心生狐疑,“你們中國人不使用自己造的拖拉機,是不是性能不好?”
  “中國真的這么偉大?”半個多世紀過去了,阮俊青聽到這則趣聞后在欽佩中仍帶著疑惑:畢竟,他當年接受的宣傳教育是,這是越南用緊缺的外匯向中國購買的拖拉機。
  今天,一輛輛滿載貨物的大卡車排起了長龍,從中國浦寨口岸至越南新清口岸綿延十幾公里,拖拉機已不再是緊俏貨。在全球化時代,文化、人員、商品和技術,這些跨國因素在邊境線上加速流淌著。當然,雙方情緒化的側目偶有出現,總不會持續太久。
  2011年春夏之際,中越南海爭端陷入白熱化,越南當局在沒有公布任何原因的情況下,關閉了數座邊境口岸。正值越南水果大豐收,而中國的水果尚未上市,價格正是一年中最有利的時節。
  “結果很多水果都爛掉了?!比羈∏嗨?,越南新清口岸僅僅關閉三天,在農民和商人的不滿聲中,越南政府不得不重啟國門。

離邊境口岸不遠,就進入外松內緊的越南邊防地帶邊境5公里軍事區,即使越南當地村民也不得擅自進入這一區域。站在法卡山3號陣地的制高點上,透過望遠鏡看見,紅瓦黃墻的越南公安邊防部隊的營房掩藏在山坳和木棉樹之中,只是看不到越南的正規作戰部隊擁有四百多人的“獨立第七營”。據了解,他們藏匿于半地下的工事之中,這是一支不會輕易拋頭露面的力量。
  “中國與越南是意識形態上的同志,但不會是親密的盟友?!泵攔д唄薏靨蠱綻眨≧obert Templer)在著作《風與影》中論述說。
  越南危,非中國之福。無法挪移的地緣鄰近,注定中越在歷史上恩怨不斷,自清朝老將馮子材援越抗法開始,中國曾數次不計成本地支援越南抗擊西方入侵。
  跨過諒山的崇山峻嶺,便是一馬平川的水鄉稻田。諒山正是扼守越南首都河內的門戶,越南編纂的諒山省志上說,自古以來,“中原王朝南取交趾必經此地,中越戰火時有發生”。
  在歷史和地理雙重作用下,越南始終無法擺脫強鄰在側的恐懼感,這也造就了越南人的憂患意識,以及身懷戒備的民族心理習慣:越南人的對華心態很糾結,既渴望與中國親近,卻又要時刻提防著喪失自我。
  為照顧越南糾結的心態,中國歷代政府對越南的政策或“威”或“撫”。所以,友誼關也幾易名稱:漢初稱為雍雞關,后改為大南關。明時為“鎮南關”,多少有點“霸氣”,這主要是為震懾法國第一撥殖民者。1953年,中央決定改名睦南關,直到1965年定為更顯平等伙伴關系的友誼關。
  “我們也過春節,也有十二生肖,吃飯也用筷子,也祭拜孔子和關公。今天,從牙膏到摩托車、汽車都是中國進口過來的?!蔽の慕?,中越共享著“和為貴”的安全文化。
  韋文晉家的紅木店鋪坐落在諒山省城商貿繁華的老街,白天通常鎖著門,他們做的是跨國貿易,只有中國客商看貨時,才會開門營業。
  中國人像潮水一樣涌來,最后也像潮水一樣迅速退卻。就在中國人抱怨“越南投資環境差,越南人不講商業原則”的時候,日本、韓國的摩托車、汽車以及各類商品已經充斥了越南街頭。
  從憑祥到越南諒山沿途發現,二十多年前遍地的茅草房消失全無,取而代之的是一排排二層別墅式的建筑,只有四五米寬,卻足足向后延伸出二十多米長,越南人稱之為“通風堂”。
  這里曾有“有米不食粥,有錢不建房”的說法。連年的戰事曾讓邊民們擔憂,一旦哪一天又打起仗來,花大價錢修建起來的氣派房屋,就徹底毀了。
  今天,這條戰爭諺語已逐漸被遺忘。中越邊境線并不是兩國的文化重鎮,這里的郵政報攤卻格外密集,越南商人阮俊青解釋,中越關系的風吹草動,“都會影響兩國關系,影響著我們的生活和生意”。
  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公司地址:廣西憑祥市金象大道婦幼斜對面

服務熱線:0771-8550718、18934750670

版權所有:廣西大和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 桂ICP備17009162號-1

技術支持:憑祥市元意廣告設計有限公司

Copyright(c)2011-2020 2019年大乐透选号 www.panwbc.com.cn All Right Reserved